陈楚

目前只会产出维勇。

【维勇】生命尽头之时【上】


不喜请左上角

占tag抱歉

死神维x神父勇

ooc有而且很多

维勇only

结的意思其实就是情侣的意思

人物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不喜误入

0.

传说死神和一位神父相爱了,他们都爱情传遍了世界。

他们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所到之处皆是祝福,人们目睹了他们亲手给对方戴上戒指,也目睹了他们相爱的经历。

可是好景不长,神父在一次意外之中死去,死神悲痛欲绝。

因为死神的能力过于渺小,所以他无法将爱人的灵魂变成和他一样的存在。

于是他做了一件违反生命法则的事。

他复活了他的爱人。

1.

“铛——铛——铛——铛——”

代表死亡的摆钟被敲响了,清脆的钟声在教堂里回荡。勇利知道,当摆钟被敲响时,死神便会带走这世间生命即将到达尾声之人的灵魂。

今天也不会例外。

教堂沉重的大门被缓缓的打开,老旧的门框发出了“吱----呀---”的声音。

将要被带走灵魂的人在教堂里。勇利捏紧了自己手中的十字架,死亡这种东西对他来说并不陌生。可是要亲自和死亡接触还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死神走进了教堂里,鞋子走在地面上发出“嗒嗒”的声音。霎时间,教堂里所有的人都跪了下去,在勇利也想跪下去的一瞬间,却发现自己怎样也动不了。看着死神离自己越来越近,勇利的脸上冒出了冷汗。当他看到死神的真面貌后,他不由自主的轻声呢喃。

“真美啊……”

2.

“!!!!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顺口就说出来了什么都啊啊啊啊啊!!!!!”勇利想蹲下来抱住头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前提是他还记得自己不能动这件事。

“噗....” “这个孩子还真是诚实呢” “哈哈哈不知道哪位大人会有何感想呢?” “嘘---哪位大人还在这里呢”

教堂里议论声不断,时不时传来一些笑声,勇利听见了他们口中的哪位大人,便知道哪位大人就是指眼前的人了。带着“反正都被嘲笑了自己再看一眼也没关系”的心态,勇利又将视线放在了眼前人的身上。

他....在笑?!

心脏一直在飞快的跳动,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明明才第一次见面,却又一种许久不见的感觉。

“哇哦!没有想到勇利竟然会这样夸我呢!”

“虽然不是初次见面了,但是我还是要介绍一下自己吧?勇利的记忆力可是差极了呢。”

不是....初次见面?难道我们以前见过吗?勇利在脑海中思索了一下,确认自己没有遇见过这个人才松了一口气。

“我的名字叫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勇利就不用自我介绍了哦!你很早以前就告诉过我你的名字了♡”

又来了,说了一些奇怪的话。勇利砸了咂嘴并不相信维克托所说的话

“啊....那...维克托先生,请问您来教堂的原因是什么呢?我们教堂里大多都是年轻气盛的人,并没有人像是生命已尽的样子……”勇利试图动一动自己的手指,发现还是无法行动,只能小声的叹了一口气。

“我这次来带走的人,是你啊——胜生勇利。”

是时候,完成我们之间的约定了吧?我可爱的小猪♡

3.

维克托举起手中的镰刀,向勇利挥去。勇利紧紧的闭上了自己的双眼。

“唉?”

没有意料中的疼痛感,只听见钢铁掉落在地上发出的响声。

众人望向发出响声的地方,当看清到底是什么落在地上时,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了维克托。

维克托的镰刀坏了。

若是仔细看确实能发现这把镰刀有很多的不足之处:木棍与刀片的链接处早已被磨损到不堪重负。镰刀的刀片也已经爬满了锈痕。

维克托看了看眼前的勇利,再看了看手中只剩下木棍的镰刀。直直的举起木棍对着勇利砸了下去。

我们可怜的胜生选手被维克托敲晕了过去。

维克托打横抱起勇利,打算离开这里,临走前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嘴角微微勾起,转过身来对着教堂里的众人说到

“你们可要记得帮我保密哟。”

4. 

好冷。

勇利是被冷醒的。

头上隐隐约约传来的刺痛感告诉着他自己是怎样来到这里的。勇利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背,那里有着一道狰狞的疤痕。

他轻轻的抚摸着这道疤痕,他也不知道这道疤是怎么来的,只是在自己醒过来后就出现在了自己的手上。

许久,勇利站起身来。

他环顾了一下周围。发现这里并没有他人生存过的痕迹,而且,这里的时间仿佛处于暂停状态。

天空中飞翔的鸟儿一动不动,呆呆的停留在空中,天上的白云也没有飘动的迹象,听不见知了的叫声,也没有树叶被微风吹动的沙沙声,整个森林都是静悄悄的。

这是一个被诅咒的森林。

远处突然传来了脚步声,在本能的驱使下勇利躲在了一旁的灌木丛中,灌木丛不算很大,刚好可以挡住一个蹲下的成年人,这为勇利的遮挡提供了很大的帮助。

只听见脚步声越来越近,勇利的心跳也逐渐加速了。

不只是一个人!

意识到这一点的勇利更加的紧张了,他伸手将灌木丛拉开了一点,试图看清来人是谁。

眼看着来着越来越近,脚步声也越来越清晰。可就在勇利眨眼的一瞬间。那人的身影却不见了,只能听见声音。

“我v的妈/鸭/!你说真的吗?!维克托竟然还有发际线这种东西!?”

“嘘,你小声点,要是被维克秃先生听见了的话那可就惨了。”

“噗”在脑海里回忆了一下维克托长相的勇利突然笑出了声,他仔细思考了一下维克托发际线为何这么高这个问题。

许久,得出结论:

中年老男人的脱发危机。 

5.

“....你刚刚有听见吗?”

“...啊,听见了。”

“好像是勇利殿下的声音啊!”原本空无一人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两个身影,看起来就像是高中生。

前提是忽略掉身上的大黑袍和手里的大镰刀。

“维克托先生曾经吩咐过,一定要找到勇利殿下,可是都这么久了还没有找到.....咱们运气不会那么好吧?”

两个小家伙越说越兴奋,就差跳起来转圈圈了。

可这俩只的对话却把勇利听的一愣一愣的。

什么啊,这种大家都知道只有自己不知道的感觉。

我不过是一个随处可见的神父罢了。为什么,为什么要说的像我失踪过一样。大家到底怎么了啊!为什么今天大家都在说这样奇怪的话!

害怕,紧张,焦虑,不安....

一种奇怪的感觉从勇利的心底涌了上来,他下意识的想要逃避,可是他知道,他不能逃避,他必须找回自己遗失的记忆,而和他有着重大关系并且有可能帮他找回记忆的人,一定就是维克托!

勇利猛的从灌木丛中站起,对着两位死神微微点头,说道:“请问两位能否带我去找维克托呢。”

啊。

是肯定句啦。

6.

两位小死神猛的转过头,满脸震惊的盯着眼前的人。

“真的吗?竟然是勇利殿下啊。”

“喂,你认真点,那可是维克托先生的“结”啊!”站在左边的死神不满的拍了一下旁边的人,然后恭恭敬敬的对勇利鞠了一躬,轻声说道:“维克托先生就在前面不远处的宫殿里,请您稍等片刻,维克托先生马上就会来找您的。”

说完便飞快的拉着旁边的小死神跑了。

只留下了一脸蒙蔽的勇利呆呆的站在这里。

“结?她那是什么啊?这附近根本没有看到任何城堡嘛!”

勇利气鼓鼓的插了一会腰,然后坐在地上睡着了。

反正也不知道维克托多久才会来,不如先睡一会吧。

就在勇利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放在了自己的身上。

暖暖的,还有一股很好闻的味道。

勇利紧紧的拽住了披在身上的衣服,任凭那人将自己抱起来,只知道自己隐隐约约的听见了一句:

“勇利还真是一只喜欢睡觉的小猪呢♡”

旁边还有一声狗叫

你才猪,你全家都是猪。

抱着这样想法的胜生又沉沉的睡了过去,他丝毫没有意识到。

他之后会成为维克托的爱人。

我骂我自己。

7.

“咕~~~~~”

寂静的房间里突然穿出一阵响声,和勇利同床共枕吃豆腐的维克托若有所思的看了勇利一脸。

而早就缩成一个厚茧的勇利这时候也冒出了头了,维克托就这样和勇利互相注视着。

大眼瞪小眼。

“咕~~~~~~”

又是一声震响。

这么算来自己确实是从早上到现在都还没有吃过东西。

勇利推了推自己有些下滑的眼镜。努力保持冷静。红着脸避开了维克托炽热的视线,说道:“请问,有什么能吃的吗.....”

维克托看着红着脸别过头的勇利,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了起来。

“勇利这是在对我撒娇吗?!♡”

8.

看着满桌的美食勇利悄悄的咽了口口水,可是这细小的动作还是逃不过维克托的法眼。

只见维克托拍了拍手,对着侍卫说了一些什么,下一秒,一碗金灿灿的猪排饭出现在了勇利的面前。

“这是!”

“没错哟,这就是猪排饭哟!勇利不是最喜欢吃这个了吗?”

勇利看着眼前的食物,再看了看维克托,说了一句“我开动了”便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维克托摸了摸右手无名指上的金色戒指,看着眼前的人,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维克托,我想问问你,为什么我会出现在森林呢?”吃到一半的勇利突然抬起头来看向维克托,问到,“我记得是维克托把我抱走的吧?”

听到这个问题,维克托虎躯一震,脸上的笑容也突然僵硬了起来。

他搅了搅手指,似乎不是很想回答这个问题。

感受到身旁人的低气压,勇利也没再追究什么。

过了一会儿,维克托开口道:

“事情是这样的”

9.

维克托正抱着勇利走在大街上,一身黑色的西装穿在身上也不会显的和人群格格不入,至于被维克托抱着的勇利,在外人看来他们只是一对普通的小情侣罢了。

在路过一家珠宝店时,维克托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带着勇利走进了那家珠宝店。

他取走了应属于他们的东西。

那是一对戒指。

金色的戒指在阳光的照耀下显的格外美丽,维克托将它小心翼翼的戴在手上。

在路过一片树林的时候维克托想着勇利差不多快要醒来了,打算去摘些花给勇利一个惊喜。

便把勇利放在地上自己跑去摘花了,没想到一转眼勇利就不见了,多亏两个小死神来告诉他方位自己才能找到勇利。

至于勇利为什么会突然消失不见,维克托研究了一会才发现。

原来是玛卡钦顺着勇利的气味找到勇利还打算把他拖回城堡,只不过托到一半突然想起自己不应该插手又跑到草丛里躲起来打算让维克托自己找到勇利。

10.

“这就是事情的全部经过啦!”

维克托笑着从口袋中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盒子,打开盖子。

只见金色的戒指静静的躺在红色的丝绒里,上面没有任何修饰,却不显的廉价。

维克托也亮出了自己右手的戒指,看着勇利,说到:

“胜生勇利,请问你愿意成为我的恋人吗?”

勇利呆呆的看着那只戒指,耳朵早已红透,当他听见维克托的话时不由得被吓了一跳。

勇利放下碗筷,那股奇怪的感觉又涌了上来

但是这种感觉他并不讨厌。

勇利抿了抿嘴,看向维克托。那一瞬间,勇利好像明白了这是什么感觉了。

这是一种名为爱的感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噫呜呜噫好冷哦呜呜呜,仿佛提前步入冬季,是时候贴上暖宝宝了呜呜呜呜呜

我又来发弱智改图了,我真的没有想到这个表情包还有第二弹【?】
各位,扩列吗?
私心静临,如果造成了麻烦我会删掉

一只试图自己处理鱼的临临!临厨抱紧我!私心静临,静静其实在门口纠结自己到底要不要进去帮忙。
p2原图,有参考,不喜误入
不会画鱼,尽力了。orz